摄影花絮,时装摄影

(来源:宋志鹏博客作者:宋志鹏)

摄影是不是艺术,那要看摄影屑不屑于宋志鹏

时至今日,距离达盖尔发明摄影术已经170余年了,在这漫长的170余年里,摄影作为绘画的奴仆的历史就超过了100多年,至于摄影跟绘画平起平坐甚至在艺术庙堂博得一席,那也就是近三五十年的事。 我依然十分清晰地记得:在我读大三的时候,《长江日报》的主编和首席摄影记者来我们学校做讲座,当那位摄影记者在投影上播放了一系列的用广角镜头在新疆西藏拍摄的十分具有视觉冲击力的蓝天白云祈祷诵经的照片后,引得讲台下的数百名学子掌声雷动,由于时间有限,讲座只给了三四次提问的机会,但那三四个学生的提问大概是这样的:怎样才能拍出您那样艺术的照片?要想让照片拍得像您那么有艺术性,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努力?为什么看了您的照片我们都觉得有一种艺术的享受,但有些人的照片就拍的很没有艺术的感觉? 我记不清那个摄影记者是如何解释的了,但学子们的提问显然暴露出一个问题:在图片泛滥的21世纪,哪怕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哪怕他们面对的是一组新闻照片,哪怕他本身就是新闻专业的,当提到摄影的时候,大家还是不免反复围绕如何让摄影拍得像艺术来问问题,这是非常不应该非常值得反思的,这说明我们虽然生活在图片的汪洋大海中,但却不具备基本的读图能力,对摄影的认识更是亟待深化。 谈到摄影,大家似乎都愿意以这么一句烂俗到妇孺皆知的话作为开头:摄影,是一门光影的艺术……但似乎没有多少人认真地思考:摄影为什么要是艺术?更要命的是,大家在竭尽所能把摄影拍得看起来充满艺术范的时候,甚至都没人说得清,艺术又是什么? 实际上,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人说得清艺术是什么,无论是苏格拉底还是柏拉图,无论是亚里士多德还是康德……现在有据可查的关于艺术的定义不下于上百个,人人都试图去概括,去定义,都想从林林总总的美的事物中、从琳琅满目的艺术品中去抽象出一个关于美的或者艺术的定义,但全都失败了。(艺术这个词本身就是18世纪才发明的,古希腊的哲学家们并不是给艺术下定义,而是给美下定义,但也全都失败了) 人似乎天生就有从相似的事物中抽象它们共同本质的冲动和欲望,但这欲望就像长生不老的欲望一样,其实只是一种幻想,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这就类似于维特根斯坦所说的家族类似,A和B相似,B和C相似,C和D相似,但我们也许永远找不到任意三者的共同点。从这一点上来说,追问艺术的本质,注定是要失败的。 当艺术实践在100多年的光景里历经了现代艺术与当代艺术的两个巨大转向之后(1860年的印象主义和1960年的波普艺术),它变得愈加让人捉摸不透:艺术可以表现美,艺术也可以表现丑,艺术可以画得跟实物一模一样,艺术也可以画得什么都不像,就连小便池、自行车轮子、可乐瓶子和罐头瓶都成了艺术博物馆的座上宾,观念、行为、装置更是愈演愈烈,任何材料任何媒介任何形式,都可以堂而皇之地成为艺术,在各种艺术展里出尽风头。假设一个20世纪前的艺术家可以穿越时光隧道来到今天,我们几乎可以保证他们全都会精神崩溃。 就在我们也要被眼花缭乱的艺术实践弄得找不到北的时候,好在两个重量级的学术泰斗站了出来:格林伯格和阿瑟丹托,一个带领我们穿透频繁更换大王旗的现代主义的迷雾,让我们认清了现代主义艺术的核心特质(形式主义和纯粹性),一个带领我们热情拥抱生活以宽容开阔的胸怀接待后现代艺术的各种实践(一种经典的、线性的、建立在不断进步突破和创新上的艺术观已经终结了,当代艺术是没有方向的、观念的、与生活息息相关的) 总之,艺术发展至今,虽然依然没人能给出它最终的定义,但对于艺术的终极作用大家却取得了广泛的共识:艺术既不必然跟美有关,也不必然跟写实有关,艺术更不是复杂技巧的炫技,艺术的终极作用就是对人类自由创造本质的确证,只要它能让人更热爱生活,更自由,更幸福,能让社会更文明,更民主,能让一个人激发他所有的潜能,发现自我超越自我,无论它是什么媒介什么材料什么形式,那都是艺术! 我们扯了半天的艺术,现在该回到这篇文章的论题上来了“摄影是不是艺术,那要看摄影屑不屑于”。而联系我刚才对艺术终极价值的肯定和赞美来看,我这个论题似乎是让人困惑的:既然艺术的终极价值是值得高歌猛赞的,这里又怎么能在论题里暗示摄影未必屑于艺术呢?其实这并不矛盾,因为大家对于这个论题的前半句话“摄影是不是艺术”的争论,主要是拿摄影跟古典艺术相比。 而我刚才对艺术的终极价值的高歌猛赞,主要赞的是今天的人们对于艺术的终极价值的发现和认识,而古典艺术阶段,艺术的主要追求不是让人更加自由,不是让人突破自我,更不是追求推动社会更加文明民主,而是追求一种写实技法的不断精进。 换句话说,无论古典艺术多么精美,多么技艺复杂,哪怕它现在卖到了几亿几亿的天价,它本身的价值诉求却是不值一提的,拿古典艺术油画来说,它要么就是为教会服务画在教堂里图解圣经的,要么就是为王宫贵族服务留存肖像的,要么就是为各种画廊商人投机者服务用来资本炒作的,哪怕它现在被挂到了艺术馆免费向公众开放,那也只是作为一种历史文化积淀和象征符号而已。当然我们不能否认达芬奇、伦勃朗、大卫等等杰出艺术家作品带给人们的巨大审美愉悦和情操陶冶。但那是以非常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方式进行的。 而反观摄影的话,我们会赫然发现:摄影作为当代艺术的主流表现形式和创作媒介,不仅其艺术地位在今天毫无悬念,就算退一万步拿摄影与古典艺术比,古典艺术的所有价值,无论是追求写实,还是道德教化、审美愉悦、还是陶冶情操,摄影作品同样可以做得到。 而摄影的艺术价值,却仅仅是摄影价值的冰山一角,乃至是最不重要的一角。相较于其他艺术门类动不动就成千上万年的历史,摄影作为社会之公器,才仅仅诞生170余年,但就在这短短的170年里,摄影却以其无比翔实的细节再现能力和瞬间凝固能力,为人类历史存照,为人类文明留影,为社会进步奉献,为公平正义呐喊,在推动人类文明不断向前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发挥了显而易见极其重大的作用,而这些作用的发挥,跟摄影是不是艺术是无甚关系的,如果每一个端起相机的人都一心想着让摄影充满艺术范,这是非常浅薄无知的。 我们甚至都要反思一下:如果没有摄影,我们根本不可能对艺术形成一个哪怕是极其感性的模糊的认识。世界上有几个人去过卢浮宫?有几个人去过意大利?又有几个人看过伟大艺术家的原作?我们现在侃侃而谈达芬奇鲁本斯伦勃朗毕加索,如果没有摄影,我们怎么知道他们画了些什么? 摄影是如此神奇的一个工具,哪怕它现在变得不可思议地廉价和民主(几乎人手一台相机或者可以拍照的手机),但关于它的思考和认识,却亟待我们不断的探索和努力,再也不要问摄影是不是艺术了,因为那仅仅取决于摄影屑不屑于。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