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的职业性

有一张照片,《妈妈的宝贝》。画面中,母亲背着孩子,扛着一个棍子,棍子上挂着吊瓶,在行走中为孩子输液。远处是落日的余晖,还有层层叠叠的山峦。一张很有艺术性的画面,并在不同的比赛中获奖。只不过,这样的瞬间不是一个人独自拍摄到,获奖的人也不是同一个人。正是这差异,导致《妈妈的宝贝》(另一获奖标题为《母爱无限》)遭遇摆拍嫌疑。凭常识判断这样的照片是否为摆拍不难,因为有不同作者的相同场景作对比。 来自相同拍摄现场的不同照片 中国摄影中摆拍的东西多了,即便对摄影要求比较严格的新闻摄影,获奖的摆拍照片也非屈指可数。摆拍与抓拍不是判断新闻摄影优劣的绝对标准,但新闻摄影的摆拍是有条件的,有些新闻照片原则上不能摆拍,至于《妈妈的宝贝》是否应该属于不能摆拍之列,需要由专家来判断。照片获奖赛事的主办方之一华赛组委会,据说正在为此事协调评委们的意见。这样的照片,其调查结果究竟如何也许不需要拭目以待。 关于华赛,每年的评选结果出来,总是出来些不和谐的声音。人们对此已经说得够多的了。不知道是华赛生不逢时,还是人们从骨子里对华赛格外挑剔,反正总是负面新闻多,总是有解释不清或不愿意解释的东西存在。在众多的质疑中,大赛图片的征稿来源一直模棱两可,遮遮掩掩,特别是国外的参赛部分。也许是为扩大影响或急于把来搞数量搞上去,华赛在图片来源上等于变相向影友开放,在历年的获奖作者中总会看到一些非职业摄影记者的名字。 华赛是否可以接受影友的作品参赛,那是主办方自己的事,外人无权干涉。但的确应该看到,非职业选手的参赛,的确会带来很多问题。这里,没有瞧不起非摄影记者的摄影者的意思,也没有绝对法律意义上界定谁一定是摄影记者,谁一定是非摄影记者。因为当今的年代,摄影人搞一个通讯员或特约通讯员或签约通讯员证件或身份都不是难事,何况中国的报刊杂志多如牛毛,更何况路边的假证制造者足以做出乱真的证件,不走入司法程序,没人会真的能分辨出谁是真的摄影记者,谁是假冒的摄影记者。非职业摄影记者参赛职业选手的赛事,最大的问题不是照片质量的高低上,而是对照片新闻性的判断上。影响影友对新闻性的判断因素很多,以下简单罗列几条。 其一,中国的很多报纸杂志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闻期刊,他们也刊登照片,刊登各种各样的照片,其中有的有新闻性,有的完全是艺术照片。如果影友经常在这样的期刊上发表作品,有可能就会误认为,凡在期刊上发表的照片都可归入新闻摄影行列。 其二,新闻摄影赛事中,常有纪实摄影获奖,或获大奖。这无形中助长了纪实摄影屡屡参加新闻摄影赛事的风气,因为这种状况持续时间长了,往往混淆了新闻摄影与纪实摄影的区别。纪实摄影在风格上基本上是无法拒绝摆拍的,新闻摄影在日常工作中也常常因宣传的需要而摆拍,新闻摄影的摆拍可以参赛,纪实摄影的摆拍自然认为可以参赛。 其三,不管新闻摄影如何存在摆拍现象,摄影记者毕竟还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或是在工作中受到无形或有形的约束,对什么可以参赛什么不可以参赛心知肚明。除个别的摄影记者有在新闻摄影比赛坑蒙拐骗的恶习外,绝大多数人还是能约束住自己,避免摆拍的照片流入影赛之中。而对非职业的摄影者而言,他们对新闻摄影的要求大多知之不详,甚至根本就是无知,他们参加新闻摄影赛事,完全是出于对摄影的爱恋,并怀有极大的热情。他们从内心并不知道有些照片是不能参加新闻摄影比赛的,他们因此而引发的错误,不是明知故犯的有意为之,而的的确确是无心酿造的悲剧。 新闻摄影赛事,特别是华赛屡屡出现问题,应该值得深思。即便本次事件可以得到圆满化解,即便本次事件没有被划归为摆拍,都应该在今后的征稿中多多注意。每年的省市及国家级新闻摄影评选,尽管其实际档次较低,但因为有层层把关的机制,至少从人员上能保证参赛者大多是专业摄影记者。国内的很多大型活动采访,只承认国家正规颁发的记者证,而对没有记者证的人员,无论名气多大水平多高,也都是一概拒绝。当然,作为一项赛事,逐一核查参赛者的摄影记者身份可能不太现实,但在征稿中提前声明总还是能做到。限制非摄影记者参赛是否合适,是相关新闻摄影赛事主办方要研究的问题,但仅从杜绝不符合新闻摄影要求这一点来看,我认为有必要。剥夺非职业选手的参赛机会,本意是想让比赛更符合规范,至少在中国新闻摄影赛事不慎规范的初创时期,是一项不得不为之的应急之策。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